新闻热线
0791-86849275
广告热线
0791-86847125
您当前的位置 : 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  >  江西娱乐网  >  明星
韩东君:做演员宁可“傻”,也不要“假”
江西娱乐网 2023-12-25 10:12:00  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编辑:吴梦婷  作者:刘越

      时隔大半年再见韩东君,记者眼前一亮:哟,小伙瞅着有几分脱胎换骨。

      2023年初,因宣传年代剧《情满九道弯》,记者和这位青年演员有了一次短暂的交谈。彼时的他带着点剧中北京孩子“杨树茂”的诙谐贫嘴,令人印象深刻。如今携高口碑新作《似火流年》登场,他的举手投足间却多了几分沉稳。

      细细想来,这沉稳也许源于一整年里的蜕变。四部题材迥异的剧集,四个截然不同的人物,可以说2023是韩东君的“当打之年”,他不仅实现了演技上的拓维,也收获了更多观众的认可。

      而回忆起这几段披荆斩棘的旅程,韩东君的总结陈词却很简单:做演员嘛,宁可“傻”,也不要“假”。

      当演员宁可“傻”不要“假”

      谈起《似火流年》的拍摄经历,韩东君就俩字:过瘾!

      《似火流年》讲述了80年代背景下,性格迥异的五位少年在时代变革中走上不同道路,最终分道扬镳的故事。韩东君饰演的徐卫彪,是五人帮里的“带头大哥”。父亲早逝、生性叛逆的他天天带着小伙伴逃课、赚钱、挨打,纯纯中二少年一枚。

      在与徐卫彪灵魂相交的过程中,韩东君狠狠体会了一把荷尔蒙的碰撞感:“虽然我没有彪子的生活阅历,但我觉得男孩,尤其是东北男孩,荷尔蒙还是比较爆棚的。所以通过拍摄,我体验了一把打戏的‘快感’。”

      “演员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?就是可以在戏中把生活中不敢做的事情呈现出来。当然,还是建议和劝告大家不要冲动,凡事三思而行。”韩东君以“彪子”的悲剧举例:“他最开始就是想当大哥,罩着兄弟们,可以理解为‘仗义’。但他没想到在成为老大的这条路上要面临的后果。”

      “从最开始小打小闹,影响社会公共治安,到后面过失杀人,这种仗义是值得大家去反思的,这些所谓的仗义和义气并不是‘正义’。”拿到剧本的韩东君勾勒着“彪子”的人物底色:一个不太成熟的、误入歧途的少年。

      “不服就干,生死看淡”的人生信条促使着这群少年行侠仗义,却也埋下了他们悲剧人生的苦果——如同一次次越过法律与道德底线的徐卫彪:昔日兄弟接连丧命,妻离子散孑然一身,最后为了报仇重伤身亡。

      徐卫彪的遭遇让韩东君感到唏嘘:“我小时候也打过架,也挨过打,但是跟彪子比差远了,顶多就是跟班里同学起了点争执,大家推搡了一下。庆幸的是我父亲是警察,他会给我指明一条正确的道路,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不可以去争、去抢的。当我是一棵小树苗时,在成长的过程中,有人可以帮我砍掉一些乱枝乱叶。”

      “将近1000分钟的时间里,观众可以看到这五个人从小打小闹到铸成大错,这就是我们拍这个片子的目的。”韩东君说:“可能突然有一天观众会想,这几个人其实挺可惜的,他们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,他们都是聪明人,但是‘聪明’用错了地方。”

      惋惜角色命运之余,不少观众无疑是喜爱着这部作品的——在最为“挑剔”的豆瓣,《似火流年》也斩获了8.1分。这种喜爱往往会变成对演员的善意揶揄,比如徐卫彪在剧中常常挨揍,就有不少网友调侃韩东君:看着疼得不像演的。

      对此,韩东君透露,那些看似“真实”的打戏,大部分并未提前精确排演过:“演挨打就是演‘疼’。我们这个打戏是很贴近真实的,拍之前顶多聊一下,拍摄时也不会收着劲。没什么套招,差不多就来,就抡,打成什么样是什么样,摄影老师手持肩扛抓着镜头去拍。”

      韩东君以徐卫彪跟反派人物贺尔清的一场重头戏举例:“他先跑,我开枪拖延他的节奏,结果他拿起铁锹一锹敲我腿上。拍摄的时候他就真的拍,我也就真的趴地上,都是最真实最自然的反应。”

      “还有一次是在火场里,我被他扔到鱼缸上,鱼缸碎了水洒我一身。身上都是湿的,假发也是湿的,结果离火太近,水蒸气扑身上,人都开始冒烟了,像近距离蒸桑拿。拍的时候没注意,拍完才发现身上特别难受。”

      “这种拍戏方法,可能有些人说‘傻’,但是太‘演’可能就假了。我不想让大家觉得‘假’,我们这部戏的演员都不希望观众觉得假。”

      “反正假跟傻的话,我宁可选傻。”

      等待和被挑选,是演员的宿命

      一个冷知识,《似火流年》拍摄于2018年。

      越过而立之年,站在31岁的潮头上,韩东君回望自己25岁时的表演,有点“牙痒痒”。在追剧时,他给导演韩晓邯发微信:“我说,‘哎哟,老韩,如果现在我再去演,一定会把节奏放一放,别那么着急’。”

      “别那么着急”,是韩东君一路走来的感悟。而他的另一条感悟是:等待和被挑选,向来是演员的宿命。

      “我等了《似火流年》六年。其实我们是2018年拍的,9月份拍到12月份,中间停了一段时间。2019年我拍完《无心法师3》又回到北京补拍了一个多月,同年就拍了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”

      “你真的不知道拍完一部戏后续会是什么情况,可能很快就跟观众见面了,也可能据说要播了,再等一等,又要播了,再等一等,这颗心上下起伏。所以《似火流年》今年能跟大家见面,非常不容易,也非常幸运。”

      比起等待,“被挑选”更让人心焦。韩东君回忆,之前他特别喜欢一部戏,导演也见了,合同也在洽谈了,结果剧方突然提出“得缓一缓”“不好意思,我们换人了”。

      “我等了大半年,大半年没有拍戏。因为其他的戏已经来不及去聊了,之前聊的戏突然停滞了,导致空窗了很久。”

      “怎样让自己不焦虑?”

      “也会难受。谁不会呢,对吧?”

      开了个玩笑后,韩东君认真地说:“‘没关系’是安慰自己的话。但是除了第一直觉的感性之外,我们还要理性地去分析到底是为什么没被挑选,无论公平还是不公平,它都会有原因。”

      “可能人家付出了你没看到的东西,可能人家比你更加努力,可能你的综合性比他强,但是恰好对方要的只是某方面的极高水平。不甘心,又能怎么办呢?只能更努力。假如他需要的是你能努力达到的,那你就勇往直前地奔着那个方向去。”

      虽然此刻的韩东君看起来很淡定,但那时的他还太年轻,不懂得包裹自己赤裸的野心。好在耿耿于怀一段时间后,他找到了自我调节的方法——骑摩托,一圈又一圈地骑,转弯,漂移,引擎轰鸣,粗硬的短发扬起。在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里,他终于把那点心酸和失落远远抛到角落里。

      “当我们陷入某些情绪里的时候,任何人劝都是没有用的,这个坎儿只有自己过。自我安慰,自我调整,找一件能缓解心里浮躁的事情去做,出去骑一圈摩托——算了,这事没什么,过去了。”

      过了愣头青的年纪后,韩东君反而觉得那次的“被放鸽子”并不是什么坏事,甚至称得上因祸得福:“那其实是一个相对容易冲动和浮躁的年纪,20出头,又有了所谓的一点点名气。在那个时候,那个势头上歇会儿,我觉得不是坏事儿。别着急,缓一口气,别把自己逼得太紧。”

      “正因如此,我才碰到了《似火流年》这个项目,才有了徐卫彪这个角色,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

      “不服输”是命运齿轮旋转的动力

      用当下互联网的流行语来说,《似火流年》是韩东君“命运齿轮转动”的瞬间之一。

      “命运齿轮的第一次转动是2010年,我接触到了演员这个行业,然后下定决心要去考戏剧学院。第二个转折点是遇见了田沁鑫导演,遇见了《山楂树之恋》话剧,他让我站在了舞台上。”

      说到这里,靠在沙发上的韩东君笑了笑,指指脚下的地板:“第三个转折点就是我签约了唐人影视,我们此刻就在这。然后演了《无心法师》,让很多观众认识了我。”

      “再一个比较重要的转折点应该是《似火流年》《沸腾人生》和《情满九道弯》,从大家认知的方向,转变到演一些现实主义题材。”

      从意外入行到成为一名作品受到业界和观众认可的演员,人生的每一个拐角背后都源于坚持不懈的努力。韩东君将其总结为流淌在自己血液里的“不服输”。

      “我以前喜欢体育运动,也当过运动员,运动员都有想要突破自我、探知未来的想法。今天我跑进了12秒,能不能跑进11秒6?跑进11秒6,能不能跑进11秒3?不断地去尝试,不断地去推动自己,永远不安于现状。”

      对于韩东君来说,2023年是他“不安于现状”的最好注解。《情满九道弯》里的“杨树茂”热心仗义,《装腔启示录》中的“许子诠”轻熟不羁,《梅花红桃》里的“陈家平”锐利缜密,《似火流年》里的“徐卫彪”野性豪迈……从演技的突破到观众群体的拓展,韩东君对今年取得的成绩很满意:“能让大家在同一年内看到四个完全不一样的角色,给大家展示了我的多样性,我自己很满足,很开心。”

      满意之余,韩东君也不断提醒自己,不要在观众的认可下失去初心:“观众喜欢的我会保持,不喜欢的我会去思考。但有时观众是出于当下的角度来建议,我需要思考的是一个长远的角度。”

      “那你怎么去平衡呢?”

      “不需要平衡。”韩东君耸耸肩,然后笑了:“这些所有角色的平衡就是韩东君。”

      “韩东君不是角色,他是一个人,一个真真实实的人。这些角色都是我演的,演完播完我要回归到本我,然后在生活中去找寻创作的灵感。回归到生活,往后才能更好地去面对角色。”

      
    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版权与免责声明
    1、本网所载的文/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我们不对其科学性、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  2、本网站内凡注明“来源: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,版权均属“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”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。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:“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3、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,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,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,或不应无偿使用,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,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,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。
    4、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、图片等资料,如需转载使用,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。
    ※联系方式:大江网(中国江西网) 电话:0791-86849032